諾努客 NO NUKES

贊助諾努客

我支持NO NUKES諾努客行動 誠徵關於反核的一百個理由!

不分前輩與新生代,大家一起來說出反核的意義與自己的關聯......

誠徵關於反核的一百個理由!






粘錫麟 綠色主張工作室工頭, 環境弘法師

[漫長的恐慌反核旅程]


這條路,走了二十幾年,坎坷不平,夾著恐慌,蹣跚踱來,雖然匯聚
了高昂民氣,卻敵不過政商勾結的議事暴力,對核電矇懂茫然者,除了替他們祈禱外,只有悵然。

買扮官僚強調核電的安全,認為可控制的技術,然而,美國三哩島、
蘇聯車諾保的核災意外,卻是禍延幾十年的苦難;當美國太空梭在升空五秒時爆炸,可見科技之不可恃,況且,曾有核電員工當班時的瞌睡前科,安全性如何讓人安心?

核電一個更難處理的夢魘,是核廢終端處置;當年參加蘭嶼「驅逐惡
靈」的活動,不只見識達悟族人的悲憤,也感嘆政府對偏遠弱勢的欺凌。半衰期上萬年的核廢,會一直增加,台灣小島何能容納驅之不盡的惡靈。

疼惜台灣、熱愛台灣的朋友,堅持吧!

陳文彬 知名導演、演員


1987年鹿港反杜邦運動啟蒙了我對環保議題的認知,許多當年參
與反杜邦的朋友們,在杜邦放棄設廠後,紛紛離開鹿港投入台灣各地環保運動中。有人在後勁反五輕、有人去花蓮反水泥廠....,不管身在何方,大家總又會在反核的街頭相遇。

二十多年來,反核已經成了台灣環保運動的最大公約數,更是我生命
中最重要的社運經驗之一。從八0年代的反杜邦出發,到今日反彰火、反國光石化、反核---等環境公義議題中,歷史告訴我的是----「革命尚未成功 反核不能沒有你!」


文魯彬

環境法律人協會理事長、全球綠人台灣之友會理事長、綠黨中執委



如果發現了又便宜又用之不完的能源,對人類來說就像是「把機關槍
給不懂事的小孩子玩」一樣危險" (保羅艾力克Paul Ehrlich)

反核對我而言就是支持適當的消費,支持代間與物間正義,支持在地
化,支持負責任的生活方式.

長期反核的台灣個人和團體面對的是個不可思議的由學術界,財團,
官員和政客而組成的力量.能夠繼續堅持,他們須要大家鼓勵和支持.

加油!



紀文章 紀錄片導演,最新作品【遮蔽的天空】


會對核四議題有結構性的了解,是從愫欣導演的《貢寮,你好嗎?》
這部紀錄片而來。看到片中細數在1003事件中為貢寮人反核而犧牲的林順源先生,我們可以推到貢寮人亦不正在為全台灣人反核而犧牲嗎?有問題的政策不應該讓邊陲弱勢的人犧牲與承受,如果中心與邊陲、城市與鄉村之間的關係是一條高壓電線的關係,那這是極度不公不義的事情。

反核四這件事情讓我們深刻體悟了國家機器的暴力、官僚結構的顢頇
,與人類盲目發展的困境。傲慢的政商集團與冷漠的社會大眾不只虧欠了阿源和貢寮人,更虧欠後代子孫和這片美麗的土地,然而如不定時未爆彈的核難來時,不分貧富貴賤藍綠,大家將會是玉石俱焚,欲哭無淚的。令人感佩的貢寮鄉親提出了真話,在地的聲音不只要聆聽與認同,更要八方來援,因為冷漠是最大的殺手,下一刻,或許便要換你為莫名其妙的政策犧牲了。這或許是反核四運動對我們的啟示之一。



徐文彥

前桃園環保聯盟總幹事、現任生態綠商業有限公司負責人


[反核就是反暴力]
1992 年4月25日,車諾比事故六週年的前一天下午,我乘巴士從台中北上,這是第一次回台北卻不入家門。夜晚我們在立法院前拿著蠟燭哀悼人類史上的大悲劇,身旁邊是層層的鎮暴警察將我們圍在中間。過了午夜,赤裸裸的國家暴力襲來,嘶吼、推擠、抬人、奔跑,這一跑十八年...

我們說「反核就是反獨裁」,但很清楚的,連政黨都再次輪替了,核
四問題竟然還繼續存在。獨裁者的暴力絕非某個政黨而已,而是跨國資本、軍工複合體、台灣的官商複合體,以及壟斷電業市場的台電。

核電問題從來不是個發展與反發展的對立,而是我們根本沒有權力進
行沒有明天似的豪賭。核四廠的啟動,代表台灣的能源結構離再生能源的方向愈來愈遠。饑腸轆轆的肚子被垃圾食物給塞滿了,如何還有空間享受上好的美食?更何況,台灣現在根本不缺電,未來也不該再發展高耗能產業。蓋一座核廢場,同時埋葬的是那塊土地恢復生機的機會;啟動一座核電廠,同時葬送掉後代子孫選擇更好出路的機會。


讓土地沒有恢復生機的機會,就是一種暴力

讓子孫沒有選擇出路的機會,就是一種暴力

讓人民生活在沒有安全感的環境,就是一種暴力




林聖崇

曾任台灣綠色和平組織會長、生態保育聯盟總召集人、前行政院國家永續發展委員會委員

我並不是台灣最早參加反核運動的。我是1989年一月加入台灣綠色和平組織後才開始接觸。回想起來反核運動影響我很大。過去反核每年有大匯串,是台灣社會運動人數最多的,各路英雄好漢,還有小孩、媽媽都來參加遊行,為自己的未來參與。這其中還有一些企業家,也自發參加,像是義美企業的老闆。我自己感受特別深的是1991年蘭嶼0222反對核廢料遊行。當時因為台灣綠色和平組織很關心核廢料問題,像郭建平也是我們的執委。1991年,貢寮發生1003事件,隔天我又去貢寮,很多情治人員站在那裡,給我很大震撼。像還在戒嚴時期,不停盤問,整個貢寮風聲鶴唳。

反核運動未來當然要繼續關心反核四、核電廠問題。但是不要忘記的是,像我在1997年左右講過,我們台灣的用電百分之六十都是用在工業用電,這部份無法減少,要核電廠除役、不蓋燃煤電廠的可能性就越來越低。我們應該還要更關心台灣的產業發展,介入反對高耗能產業。除了電的問題,這些產業長期超抽地下水, 台灣的農業用水都被移過去了。

我們要把真相告訴年輕人。年輕人未來還有很長的歲月,要起來大聲跟政府講,我還要在這裡住更久,不希望核能電廠、高耗能產業、抽地下水把我們的環境破壞掉。大家可以多多去我的facebookyoutube看看,裡面有很多相關的訊息。


方儉 綠色消費者基金會董事長



我反核,因為我自私。
Richard Dawkins《自私的基因》,從分子生物學剖析生命基因的基本特徵,以及人類個體與族群的行為,都受到基因所控制。我們生物為了確保自己的基因能夠順利的繁衍,會不惜一切,來保障下一代,這就是基因的作用,不需要教育,不需要學習,這是生物本能。
反核是為了趨吉避凶,不只是我們個體,也是我們的族群。如果你愛自己,也愛父母,更愛孩子,或是你愛台灣,愛世界,就應該反核。
我還是很佩服台灣的擁核者,他們一點也不自私,因為他們枉顧核能的風險,不惜犧牲台灣,也要向世界證明核能的危險。世界反核風潮,是因為兩次中、小規模的核災,中等的是車諾堡,小型的是三浬島,擁核者認為這兩次都不算什麼。
是的,以台灣的核能安全、管制能力,我相信⋯⋯



可惜了一場沒辦成的國慶核子煙火秀!
行政院長吳敦義前一陣子說的,要讓核四趕在民國100年國慶雙十節運轉,以慶祝建國一百年,在我腦海中立刻閃出一個「國慶核子煙火」的景象,這時候被遺忘的台灣,重返國際媒體的大舞台,全世界都來報導台灣的「國慶煙火秀」。可惜台電一點也不識大體,否決了吳敦義的「100年國慶核子煙火」的提議。我太失望了,台電失去了一次向世界證明台灣是全世界最大的反核機會。不過,還有的是機會,因為我們的老爺核子反應爐還在工作,我們永遠不放棄登上全世界最大反核國家的機會。從「自私的基因」角度來看,台灣的擁核者其實比反核者更表現得淋漓盡致,不惜用全台灣的未來,證明人類應該立即放棄核能。反核的姊妹兄弟們,我們比擁核者更有犧牲自己,成全世界的勇氣與決心嗎?





持續邀文中,敬請期待! 參與徵文活動的朋友,請留言在下方即可!!謝謝!

1 回應:

Rios 提到...

核能不安全 :
雖然發生意外事件次數看似不多 但一旦發生 台灣這個小島 將無一倖免

核能不環保 :
採鈾原料 運輸 到興建電廠 碳足跡太多

台灣不缺電 :
可以建電廠的費用拿來
1.改善發電效率
2.減少工業用電補助
3.教育民眾用電習慣

張貼留言

Copyright © 諾努客NO NUKES - Blogger Theme by BloggerThemes